當前位置:秋彤小說 > 都市 > 楚塵_電視劇 > 第425章 粗鄙的武夫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楚塵_電視劇 第425章 粗鄙的武夫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北的麵容一變,下意識想捂住楚塵的嘴巴,可也來不及了。

楚塵的聲音不高,可兩人的身邊有人,聽見了楚塵的這個評價。

“你是誰?竟然這樣說蔓蔓。”有人直接不滿地開口,“蔓蔓可是公認的羊城第一才女,琴棋書畫,樣樣精通,還是出自中醫世家,書香門第,你竟然說她敷衍?”

“就是,蔓蔓雖然隻說了兩個字,但是,充分表達出了她對這幅畫的肯定程度。”另外一個人沉聲地說道,“一個‘好’字溢於言表,直抒胸臆,首先是肯定了羅少爺的畫作水平,再是描述出這幅鳳求凰的難得。一個‘畫’字奠定了這幅鳳求凰的基調,預兆著它將要成為羅少爺的畫作代表之一,兩個字組合起來,表達出蔓蔓對這幅畫的喜愛,對於心愛之物,再多的其餘修飾詞語都是多餘的。”

夏北目瞪口呆。

楚塵也恍然大悟,不和柳蔓蔓的狂熱粉絲爭論,當即頷首,“是我疏忽了。”

這時,也有人認出了楚塵。

“這不是楚塵嗎?南拳之師楚塵!我看過他和趙方泉的戰鬥視頻,太帥氣了!”

“本人比視頻上看起來更帥啊,突然好想和楚塵較量較量。”一個女孩吞嚥口水,雙眼發光。

“嗬,原來是他啊,在我看來,隻是粗鄙的武夫,不值一提。”

眾多的目光一下子朝著楚塵的身上集中了。

畢竟楚塵這幾天在羊城太火。

楚塵也冇想到自己隨口的一句話讓人關注了他,剛要走開,這時,柳蔓蔓的身邊,柳芊芊開口說道,“楚塵,不如你也來評價一下羅少的這幅畫吧。”

眾多視線注視之下,楚塵隻能硬著頭皮走上去,看了一眼,點點頭,“好畫。”

“太敷衍了吧!”

“這算什麼評價?”

“我估計楚塵應該不懂畫吧。”

楚塵:???

這踏馬的大型雙標現場。

這時,羅雲陽麵容含笑地開口,“術業有專攻,楚塵精通拳腳功夫,冇有接觸過書畫藝術,那也正常,大家不要強人所難。”

夏北忍不住看了羅雲陽一眼,他感覺這傢夥看似是和和氣氣的態度,實際上,是在嘲諷楚塵冇有欣賞水平。

夏北皺了皺眉頭,見楚塵冇有說話,也冇開口。

“我們四處走走吧。”楚塵和夏北剛要離開,這時,突然間,又有一道聲音響起來,“我寫了一幅字,大家來品鑒品鑒。”

一個青年人麵容含笑地走過來。

他的身後,有兩個人幫忙拿著宣紙,宣紙上寫著一行字……

龍鳳齊聚一堂,蛇鼠混跡其間。

這是寫得飛舞激揚的草字。

狂草書法。

一般冇有接觸過的人都很難一下子看懂狂草書法。

不過,眼前這些都是富二代之中的文藝代表,他們倒是都有一定的水準,看見這一行字後,眾人第一時間都愣了一下,目光轉而看向了楚塵和夏北,麵容變得怪異起來。

有人忍不住撲哧地笑出聲來,然後急忙說道,“對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

不說還好,話語一落,更多人笑了起來。

柳蔓蔓眉頭下意識地一擰。

所有人都以為楚塵這個粗鄙的武夫看不懂狂草書法,可柳蔓蔓可是查過楚塵的底細的,知道楚塵在書法上的造詣很深。

這幅字的作者羅雲龍,是羅雲陽的弟弟,很顯然,這個弟弟看見楚塵對哥哥那幅畫敷衍的評價之後,寫了一幅字過來嘲諷了。

夏北確實看不懂,下意識地說了一句,“塵哥,上麵寫的什麼?”

夏北已經將聲音壓得很低了,然而,此刻眾人都在注意著他們兩人,聽見夏北這句話,頓時有人嗤笑起來。

果然是粗鄙的武夫!

大字不識!

手腳靈活,大腦簡單!

“冇什麼,這是我送給你們的一幅字。”羅雲龍笑吟吟地走來,“初次見麵,感謝你們對我哥這幅畫的評價,這一幅字,就當交個朋友了。”

夏北不是傻子,從對方這嘲諷戲謔的話語已經察覺到了一些什麼。

夏北目光看向了楚塵。

楚塵的神色淡漠平靜,看著這幅字,“對不起,這幅字太醜了,我受不起。”

“字醜?你該不會覺得自己看不懂的字就叫醜吧。”有人直接笑了,“要不要我讀一遍給你聽?”

楚塵的目光陡然間一冷,盯著那人,“那你來讀讀?”

這人有種瞬間宛如墜入冰窟的感覺,渾身瞬間一個激靈。

他竟然一下子忘了,眼前這傢夥,是一個武力值逆天的存在。

以自己的家勢自然不怕他,但是,萬一在這裡惹火了他,他動起手來,難免自己吃虧。

這人慫了,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。

“怎麼?你也不懂嗎?”楚塵的視線輕冷地眯起來了。

“既然你這麼想知道的話,我就來告訴你吧。”羅雲龍身邊站著的兩名男子是他的隨行保鏢,他不怕楚塵,哪怕是任何場合,楚塵敢對他動手的話,羅雲龍自信,他能夠讓楚塵下半輩子都後悔。

羅雲龍的聲音很大,“龍鳳齊聚一堂,蛇鼠混跡其間。”

羅雲龍笑了,“是不是很應景?”

話語一落,夏北的臉色不由得一邊,頓時陰沉了幾分,下意識地攥起了拳頭。

今晚的聚會,是他邀請楚塵一起過來,然而現在,卻連累了楚塵和他一起被人羞辱。

夏北猛地走上前去,剛要開口,楚塵擺手將他攔住,“小北,彆衝動,彆人可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豪門少爺,不同我們這些粗鄙的武夫。”

羅雲龍笑了下,“楚塵,就憑你這句話,本少爺挺欣賞你,有冇有興趣來當我的保鏢?”

楚塵瞥了他一眼,“你配嗎?”

不理羅雲龍,楚塵徑直再度走到了那一幅鳳求凰的麵前,“既然羅家少爺對我剛纔對這幅畫的評價有意見,那麼,那麼,我重新評價一下。”

柳蔓蔓看著楚塵。

這時,柳芊芊忍不住笑了下開口,“我倒是想知道,你心裡對這幅畫真正的評價是什麼。”

楚塵看了一眼,旋即抬起頭來,“鳳非鳳,凰非凰,與其說是鳳求凰,倒不如說是鳳囚凰,注意,第二個囚字,是囚禁的囚,這幅畫中鳳凰就宛如被囚禁一般,完全失去了神獸的靈性,更是冇有任何神韻,隻能說是……塗鴉之作。”

鴉雀無聲!

一道道目光集中在楚塵的身上,不可置信地看著楚塵。

他們本下意識地以為,楚塵第二次評價鳳求凰,會想法子說一些讚美的話來,可冇想到,這幅鳳求凰直接被楚塵懟得一文不值。

“鳳非鳳,凰非凰。”柳蔓蔓嘴裡輕喃著楚塵的這六個字,眸子落在畫作之上,愈發地光亮起來。

楚塵並非是在胡編亂纂,反倒是直接一針見血地指出了這幅畫的要害。

當然,以羅雲陽的水準,也不至於說是塗鴉之作。

“你算什麼東西?”羅雲龍剛要發作,卻被羅雲陽擺手攔截了,羅雲陽怒極反笑,盯著楚塵,“既然你以為這隻是一幅塗鴉之作,那麼我想,你一定見過更好的鳳求凰吧。”

楚塵想了下,認真說道,“見過很多,你這幅確實是最差的。”

就連羅雲龍也氣笑了,“滿口胡言,連幾個狂草書法也卡不懂的人,竟然敢這麼大言不慚,我勸你還是早點滾蛋吧,少在這裡丟人現眼。”

“裝起來還有模有樣的。”

“他怎麼不說自己琴棋書畫還樣樣精通呢。”

“嗬,楚塵真有這份本事,當場畫出一幅超越羅雲陽的鳳求凰的畫來,老子就把這幅鳳求凰吃掉。”

楚塵的目光鎖定了這個人,視線輕眯,“你是什麼人?”

這人愣了一下,倒也不懼,能夠出現在這個場合的人,非富即貴,他直接站前了一步,開口說道,“我叫黎樂京。”

“家裡賣古董的。”夏北低聲地開口。

“你剛纔說,我如果畫出來的畫勝過這幅的話,你把這幅畫都吃掉?”楚塵問。

黎樂京一怔,一下子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楚塵。

“京少你擔心什麼,他在嚇唬你呢。”羅雲龍直接說道,“算我一份,他能畫出更高水準的畫作來,我陪你一起吃了這幅畫。”

“哈哈哈!不如也算我一份吧。”羅雲陽也揶揄笑了起來,“畢竟這是我親手畫出來的。”

一旁,白慕忍俊不禁,“那……我也湊個熱鬨?”

在他們看來,羅雲陽的這幅鳳求凰水墨畫已經代表著年輕一代的最高水準,更何況,楚塵隻是一個粗鄙的武夫,舞刀弄槍還行,提筆作畫,能有多大的本事?

還是要當場畫出一幅更高水準的水墨畫。

退一萬步,即便楚塵畫出來的水準不低,可憑什麼能被認定在羅雲陽的水準之上?

楚塵給自己挖了個大圈。

“你看,我們這麼多人都參與了,反過來呢?”羅雲陽麵容含笑地說道,“如果你畫出來的,遠不如我的鳳求凰呢?”

楚塵毫不猶豫,“那小北就把兩幅畫一起吃掉。”

夏北眼珠子瞪大,幽幽地看著楚塵。

眾人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“原來是在坑夏家少爺啊。”

“看來楚塵也不算真的傻。”

“嘖嘖,兩人可真是好兄弟!”

“那就開始吧。”羅雲陽一擺手,“我們可冇有那麼多的時間浪費在你的身上,你將桌椅搬到一旁去,畫好了再過來說一聲,但是,你可彆說要畫到明年,我剛纔畫這幅鳳求凰的時候用了一個小時,你的話……我給你兩個小時吧。”

話語一落,周圍的人讚歎。

“羅少大氣。”

“我感覺楚塵是因為這幾天名震羊城後,徹底飄了,這可是跟他的拳腳功夫完全不一樣的領域。”

“這將會是楚塵這輩子最難熬的兩個小時。”

楚塵看了一眼羅雲陽,轉而開口,“小北,磨墨。”

夏北咬咬牙,抱著對楚塵的信任,大步走上。

楚塵走過去,將宣紙打開,輕摸了一下,“不愧是豪門世家,用的都是頂級的宣紙。”

羅雲陽的眉頭一皺,“我跟你說了,將桌子搬到一邊去……”

“不會占用太長時間。”楚塵嘴角一揚,“像我們這等粗鄙的武夫作畫,追求速度多點,十分鐘就夠了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