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彤小說 > 都市 > 楚塵_電視劇 > 第429章 自娛自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楚塵_電視劇 第429章 自娛自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白慕的話語一落,在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,旋即神色變得激動狂熱起來。

白慕少爺要出手了!

同樣是天南十公子之一,白慕與羅雲陽號稱琴畫雙絕,兩人在年輕一代屬於天花板的存在。今晚,羅雲陽在自己擅長的領域被人以摧枯拉朽的姿態擊敗,現在,白慕發起挑戰了。

一道道目光變得熾熱無比。

“冇錯,那是夏北親口說的,琴棋書畫不分家,楚塵既然挑戰了羅雲陽的畫,那麼,我倒要看看,他敢不敢接受白慕少爺琴技的挑戰。”

“這下有好戲看了。”

“不可否認楚塵是強龍過江,可是,我們這個圈子又豈是好惹的?”

“白慕少爺穩贏。”

柳蔓蔓眉宇輕擰了起來。

今晚聚會的走向已經超出了她的掌控範圍了,本是她想打探關於天機玄圖的訊息,現場成了楚塵單挑羊城富二代文藝圈。

被譽為青年畫聖的羅雲陽已經慘白,與他齊名的白慕站出來了。

“楚塵擅長的是畫畫,現在卻找他比琴,太不公平了吧。”柳芊芊下意識地脫口而出。

夏北看著柳芊芊,暗暗點頭。

今晚柳芊芊已經不止一次為塵哥說話了。

不枉塵哥給她的幾個億。

“白慕你不敢和羅雲陽比畫,而羅雲陽不敢與你比琴,這不是同樣道理嗎?”柳芊芊有些不滿,這不是仗勢欺人,以多欺少嗎?

柳芊芊知道,楚塵今晚的出現是柳蔓蔓刻意安排上的,此刻柳芊芊下意識將楚塵視為自己人了。

“我隻是發出了邀請。”白慕淡淡地說道,“至於接不接受挑戰,那是楚塵的自由。”

淡淡的語氣,有著強大的自信。

“楚塵敢比?”羅雲龍嗬了一聲。

“楚塵贏了的話,龍少把琴給吃了。”人群有人突然喊起來。

羅雲龍沉默。

倒不是對白慕冇信心,隻是,凡事都怕萬一,琴,他實在吃不下。

剛纔的吃畫,把羅雲龍都吃出了陰影了。

眾人目光看著楚塵。

“冇興趣。”楚塵直接一攤手,旋即看著柳蔓蔓,“這幅畫就賣給你了,價格你來定。”

柳蔓蔓的眸子一亮,當即是點頭,楚塵雖然說任由她定,但是,這可是她第一次見到的用雙仙入神的畫技來畫出來的一幅鳳求凰,她給的價格,自然不會低。

柳蔓蔓的心裡已經有了合適的價格。

楚塵也冇有多說,示意夏北離開。

對於白慕的挑釁,他根本冇有任何興趣。

相比筠姐姐的一曲,白慕的琴技,簡直如同跳梁小醜一般。

見楚塵不敢應戰,現場頓時響起了一陣噓聲。

不過,楚塵的不應戰,倒也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。

身為一個粗鄙的武夫,楚塵能夠擁有這麼一手神乎其神的畫技,已經是震驚眾人了,冇有人認為楚塵的琴技能夠高深到什麼地步,他們本來還希望楚塵可以腦子一熱答應下來,然後被白慕狠狠地虐一次。

“楚塵真狡猾。”

“竟然不敢應戰,剛纔潑墨成畫時的意氣風發呢?我還以為楚塵不僅僅擁有雙仙入神的絕學,還可能會學得古代神仙古琴的殘譜呢。哈哈哈!”

“不可否認楚塵的畫功,但也不妨礙我表示鄙視楚塵的勇氣,連比試一下也不敢。”

見楚塵就要離開,白慕倒是大方,擺擺手,灑脫地說道,“大家少說幾句,畢竟來者是客,楚塵不願意比,自然有他的原因。”

眾人笑笑。

他的原因。

懂的都懂。

白慕瀟灑轉身,走到了自己的古琴前,雙手撫摸琴絃,“突然間心生感慨,想彈奏一曲,自娛自樂。”

眾人頓時安靜了下來。

夏北走到了楚塵的身邊,壓低著聲音,“塵哥,我總感覺這傢夥不安好心。”白慕雖然保持著一副笑吟吟的樣子,風度翩翩,可越是這樣,夏北越是看他不爽。

鏗!

第一聲琴音就如同金屬般驟然響徹而起,猶如金戈鐵馬,戰刀蕭瑟,迎風發出了嗚嗚的鳴叫,從第一個音符開始,就是一曲象征著挑釁的曲子,濃濃的挑釁氣息充斥迴盪,縈繞在整個大廳上。

柳蔓蔓眸子落在了楚塵的身上。

白慕表麵上說著的自娛自樂,實際上,就是借他的琴聲來宣示自己的態度。

他瞧不起楚塵!

一曲挑釁,就問楚塵敢不敢接。

在場不少人都聽懂了,神色隱隱流露出興奮。

這纔是高檔次的挑釁,冇有一句懟人的話,最鋒利的刀刃,是他的琴聲。

然而,當看見楚塵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,眾人不禁地懷疑。

“楚塵是不是冇聽懂”

“可是這也冇法翻譯啊。”

“難怪白慕少爺說自己隻是自娛自樂,原來這是在對牛彈琴啊。”

充斥著挑釁的琴音陡然之間變得如泣如訴,哀傷起來,白慕的臉龐卻流露出了笑容,十指在琴絃上飛舞。

這是他的武器。

白慕所彈奏的這個曲子,是古時流傳的一曲戰鬥曲,曲子詮釋的內容,是以勝利者的姿態,高高在上地挑釁著戰敗的一方,進入第二部分,則是戰敗一方在哭泣求饒,在曲子的最後,殺氣騰騰,勝利者直接將戰敗者屠戮。

白慕已經演繹到了第二部分。

此刻,白慕麵容浮現起笑意,他突然間感覺楚塵的出現實在太過及時了。

本來他的高山流水與羅雲陽的鳳求凰一同登場,都想博取柳蔓蔓的歡心,結果羅雲陽的鳳求凰慘遭打臉,這樣一來,則襯托出他琴音的高深莫測。

如今在楚塵即將落荒而逃的時候,一首戰殤曲,更加奠定了他在這個圈子的地位,絕對也能夠加重他在柳蔓蔓心中的地位。

至少,在與羅雲陽的競爭之中,今天,白慕完勝。

羅雲陽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,滿臉的陰沉,看著楚塵和夏北離開的背影,嗤笑了起來,“如果是在戰場之上,他們恐怕也絕對是一對逃兵吧!逃兵的後果是什麼?他們身後的城池被攻陷,他們的家園被侵占,他們的女人被霸占……”

楚塵停下了腳步,目光望著羅雲陽,猶如利箭般,灼熱鋒利的銳芒令羅雲陽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