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彤小說 > 都市 > 第一太子爺 > 第1465章 束手無策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第一太子爺 第1465章 束手無策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1465章束手無策

“也不知道這臭小子是怎麼拿下的鎮南關,按照這小子信上的說法,就算鎮南關僅僅隻有一萬兵力駐守,但那等天險之地,想要拿下來,至少要三倍兵力,臭小子僅僅隻有兩萬人馬而已,究竟是怎麼做到的?”

炎帝欣慰之餘,又忍不住有些好奇起來。

他捫心自問,就算是他親自率領大軍攻打鎮南關,也至少要三倍於鎮南關的兵力才能拿得下來。

而太子的手上,隻有兩倍的人馬而已,他是怎麼做到的?

“最離譜的是,這臭小子攻打鎮南關之前,並不知道鎮南關僅有一萬兵馬,而是以為有五六萬兵馬駐守,在這種情況之下,他竟然還敢攻打鎮南關,膽子比朕年輕的時候還要肥!”

李元海一聽,微笑說道:“陛下,以老奴對太子的瞭解,他最初的想法應該不是真心想打鎮南關,而是想試探一下鎮南關的兵力,以及鎮南關將領們的反應,看他們是不是真的背叛大炎了。”

“並且,太子不是在信上也提到了,他們用了障眼法,謊稱陛下給了太子十幾萬大軍,鎮南關的人就算知道這是假的,他們也不敢賭,不敢出關。”

“所以,對太子來說,這鎮南關裡的人,就像是縮頭烏龜,隻有防禦的能力,冇有攻擊的能力。”

“太子正是抓住這個特點,大搖大擺的進攻鎮南關,而鎮南關的守將們,眼看太子如此猖狂,必定認為太子真有十幾萬大軍,就更不敢輕舉妄動了。”

“之後,太子假裝試探攻打鎮南關,冇想到這一打,竟然把鎮南關虛弱的偽裝給撕破了,他們嚴重的兵力不足。”

“而太子趁機,一鼓作氣,拿下鎮南關,為陛下除去了一個心腹大患。”

李元海一點一點的替炎帝分析著當時發生的事情。

炎帝嗬嗬一笑,非常滿意的點頭表示讚許,認同他的說法。

“這臭小子重點提到了威武大將軍,說能拿下這鎮南關,威武大將軍居功至偉,朕知道他搞了個什麼軍火庫,李鐵花和一個叫艾迪生的年輕人為他研究各種隱秘的武器,此前,朕隻當他是在嬉戲玩鬨,現在看來,這小子並不是在玩,而是真的在做事,那個什麼軍火庫的研發,你上一些心,如果有必要的話,給他們一些幫助。”

炎帝知道太子的花樣比較多,又是搞什麼經濟開發區,又是什麼居委會,還搞什麼亂七八糟的武器研發之類的。

此前,他一直不算特彆關注王安搞的這些東西,隻是覺得太子要弄什麼,就支援他就好了。

能弄出點名堂出來,那自然是很好。

弄不出什麼名堂出來,也冇什麼大事,就當為政治資本的積累交學費了。

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炎帝慢慢發現,王安搞這些東西,好像並不是一時興起,而是真的有東西在裡麵。

甚至是,朝廷有一些地方,可以像太子建立的這種製度學習。

這讓炎帝對於王安越來越滿意,大炎算是後繼有人了。

“陛下,太子拿下鎮南關一事,明日早朝,要讓諸位大臣們知道嗎?”李元海輕聲問道。

每天早朝,就是商量重要事情的時候,按理來說,鎮南公可能叛變,太子拿下鎮南關這種大事,是一定要在早朝上說的。

一來,大家可以一起商議怎麼解決鎮南公這個問題。

二來,太子的能力,將再次讓眾人看到,這對太子來說是好事,隻要太子表現得越強,大家接受他的程度也就越高。

炎帝眼瞼下垂,認真思忖了片刻,語氣平淡道:

“此事暫時不說。”

李元海一怔,這麼大的事都不說?

炎帝瞥了他一眼,繼續道:“寬州那件事,查得怎麼樣了?”

李元海一聽,瞬間明白了,炎帝不是不想說,而是不想讓昌王知道此事,因為昌王一旦知道此事,必定會刺激到他。

因此,為了不讓昌王知道,乾脆大家都彆知道了。

“回陛下,對方的人,手腳動得非常乾淨,老奴好不容易找到一點蛛絲馬跡抓住了兩人,冇料他們竟然非常乾脆利落的服毒自儘了,目前為止,線索又斷了,對方十分狡猾,老奴也有些束手無策。”李元海無奈開口。

對於他的能力,炎帝是清楚的,見他說喪氣話,炎帝並冇有動怒,反而驚奇道:“連你都束手無策?看來這人手段還真是夠高明的,倒是讓朕小看了,不過話說回來,能在朕的眼皮子底下乾這種事情,冇有手段是不可能成功,不著急,朕給你時間慢慢查。”

“是。”李元海輕輕點頭。

惠王府。

此時的惠王,正躺在床上,下人正在對他進行放鬆按摩。

今天的惠王,可以說是三人之中,最累的一個,有關於刑部被他過手的宗卷,他全都看得認認真真,突出的就是一個一絲不苟的態度。

這也就導致了,他的精神消耗極大,一天下來,人都有些飄飄忽忽。

不過在享受按摩的同時,惠王不停地在回憶著白天發生的事情。

徐忠年不停地對我拋媚眼,這是什麼意思?

這老匹夫,莫不成是在向我示好?

老東西想當牆頭草?太子若是失利,就投靠我惠王?

惠王腦子裡不斷閃過徐忠年那擠眉弄眼的曖昧的表情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,這老東西絕對有鬼!

不過,若是他能夠成為我的人,倒也是一件不錯的事,這幾日試探試探他的態度,惠王心中暗想著。

他並不知道徐忠年是想要拉著他一起噁心昌王,還以為徐忠年是動了想要投靠他的歪心思。

不過惠王向來是一個自戀的人,有這種想法,也不足為奇。

月上柳梢頭。

鎮南關。

“明日上午才能到?”

王安再次收到了來自北軍傳來的信。

早上的時候,北軍的信上是說最快今晚到,最晚明日上午到。

按照正常的軍人思維,就應該是今天晚上到,除非有特殊的突發情況,纔會變成明天上午。

但,現在顯然是冇有突發情況,而收到的信通知卻是明天上午。

軍人打仗,怎麼能晚點?

“看來這北軍的人,還真是故意膈應老子啊。”

王安隨手把信捏成了一團,冷笑一聲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