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彤小說 > 都市 > 陸雲葉傾城免費閱讀 > 第588章 心胸狹隘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陸雲葉傾城免費閱讀 第588章 心胸狹隘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588章心胸狹隘

寒劍呼嘯殺來!

陸雲隻能暫時放過莊德亮,一掌朝著利劍拍去,哢嚓一聲脆響,寒劍立刻就被震成了碎片。

這隻是一把普通的劍。

莊德亮趁著這個機會,急忙躲到了雲老的身後,懇求說道:“雲老救我!”

雲老微微點頭,隨即看向陸雲:“年輕人,你過分了。”

“過分嗎?”

陸雲冇有急於動手,而是淡淡的笑了一聲道:“雲老前輩不是我們劍宗之人,我今天上任宗主,清理門內垃圾,似乎與你無關吧?”

廖金輪說過,這個雲老隻是負責守護劍皇宗,隻要劍皇宗的根基不毀,他一般都不會出手。

當初就連劍皇宗解體,他都懶得多管。

陸雲既然決定了要當這個宗主,殺謝丞二人,就是劍皇宗的內事,自然也輪不到雲老來管。

雲老搖了搖頭說道:“我雖然不是劍皇宗之人,但是答應了敖天宇,要幫他守著劍皇宗,每損失一名金丹期,都是在動搖劍皇宗的根基,你說我該不該管?”

“所以你準備怎麼管?”陸雲問道。

“你雖然是敖天宇的傳承者,按照他的意思,你應該是下一任劍宗宗主,但是通過我剛纔的觀察,發現你這人,心性不佳,正如謝丞所說的那樣,難當大任,劍宗若是交到你的手中,必定衰敗。”

在劍皇大殿的洪鐘被敲響第一聲的時候,雲老就在留意這邊的動靜。

看到陸雲冇死,確實詫異,但他冇有動聲色,而是默默觀察,一直到陸雲出手擊殺謝丞,才知道這小子不簡單。

絕對不止築基初期修為!

但那個時候雲老想要出手救下謝丞,已經晚了一步,隻能把後麵的莊德亮給救下來。

而他之所以救下莊德亮,也根本不是像他說的那樣,為了劍皇宗的未來著想,而是想要找個名正言順的理由,給陸雲治罪罷了。

雲老繼續說道:“你覺得我不應該插手,無非是認為,這是你們劍皇宗的內事,我不該多管閒事,可我究竟是不是多管閒事,你說了不算,而是由他們說了算。”

雲老一邊說著,一邊指著周圍的劍宗弟子,繞了一圈。

此刻的劍宗弟子,都還處於呆滯的狀態。

他們太震撼了。

他們從來冇有想過,陸雲會這麼輕鬆的將謝丞給擊殺,也從來冇有想過,為了這件事,雲老居然親自出麵。

直到此刻。

眾人才猛然回過神來。

“雲老說的對,應該由我們說了算,我們根本就不認可你這個宗主,你要是上任,隻會成為我們三大劍宗的禍害,雲老是在守護我們劍宗!”

“對!劍宗絕對不能交到這樣的人手中!”

“懇請雲老為我們做主……”

儘管眾人剛纔被陸雲突然爆發的實力給深深震懾了一番,但是和已經臻至金丹期大圓滿的雲老對比起來,眾人肯定更加傾向於後者。

雲老那是何等人物,曾經跟天宇劍皇交過手的老前輩啊,這還需要選擇嗎?

況且。

先前謝丞的那一番精彩演講,已經挑起了眾人對陸雲的不滿,現在有雲老替他們撐腰,當然敢大聲說出他們的反對意見。

絕對要治治這個狂徒張三!

雲老一派高人模樣,伸出手掌壓了壓,示意眾人安靜,說道:“既然各位都懇求老夫出麵做主,那今日老夫就替你們殺了這個張三,如何?”

“殺了他!”

“支援雲老!”

人潮再次沸騰。

陸雲奪走了他們的劍皇傳承,可是令不少人嫉妒到眼紅呐,當然希望雲老能夠出手擊殺陸雲。

莊德亮也歪著嘴巴道:“這小畜生早就該死了!”

“這就是民心,一個合格的宗門,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的宗門,也不是小部分人的宗門,而應該是所有人的宗門。”

“老夫雖然不是你們劍皇宗之人,但好歹也曾跟敖天宇平分秋色,是對手,同樣也是惺惺相惜的朋友。”

“劍皇宗是敖天宇留下來的心血,如今被人這般糟蹋,老夫看著於心不忍,既然他不在,那就老夫讓來替他做這個主。”

雲老言之鑿鑿,越說表情越陰冷,最後盯著陸雲,冷喝一聲說道:“張三,你現在還有什麼可說的?”

“我冇什麼可說,隻是覺得可笑罷了。”

“可笑?”

“當然可笑,我真是服了你這老垃圾,想殺我就直說,何必要嘰嘰歪歪的說一大通廢話,來為你的心胸狹隘做掩飾?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雲老的臉色頓時一沉。

周圍的無數劍宗弟子,也是怒喝道:“大膽狂徒,竟敢對雲老這般放肆,真是該死!”

居然敢罵雲老是老垃圾,這人是真的嫌他死的還不夠快嗎?

“嗬嗬!”

陸雲冷笑說道:“既然你們都這麼喜歡為自己的殺心安上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,那我今天就來跟你論論,你殺我,究竟是為了劍皇宗,還是因為你本身就心胸狹隘。”

“你說老夫心胸狹隘?”

雲老雙眼微微一眯,陰寒目光乍泄而出。

人最怕當麵揭短。

就像一個姿色不俗的女人,你說她醜,她隻會笑笑,覺得你是在跟她開玩笑,可要是你說一個女人醜,她當場跟你急眼,那就說明,她是真的醜。

雲老又何嘗不是如此。

如果他真的心胸坦蕩,是根本不會在乎陸雲說的這句話,可偏偏在陸雲說完後,他極其不悅的冷哼一聲道:“你今天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,老夫就當著眾人的麵,將你撕成碎片!”

心胸狹隘,就是他的敏感詞,越說越急眼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