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彤小說 > 都市 > 月半未圓的第2本書 > 第 4 章談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月半未圓的第2本書 第 4 章談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行了!”

謝婉瑩不耐煩的打斷了自家二兒子的話,真是的,太慘了,不僅穿成了一個老太婆不說,還要為她的作死行為買單。

“老大,這樣吧!你明天跑一趟魯家,把巧兒她們接回來!再怎麼說也是我周家的人,住在孃家算怎麼回事”

周老大聽見自家娘這話,猛然抬起了頭

眼眸中儘是詫異,話都說不利索了。

“娘,你說的是真的嗎?您真的願意讓我接回來?”

嘿,這話說的,自己難不成真有這麼惡毒!

“怎麼,你還不想去啊!你不想去就彆去了,讓你的老婆孩子死在嶽家得了”

謝婉瑩恨鐵不成鋼的喊到,真是的,怎麼會有如此木訥的人,還是自己的兒子。

“去去,我去,謝謝娘”

幸好周老大不是傻到家了,忙答應道。臉上的笑容更是想掩都掩不下去,笑得肌肉都抽搐了。

謝婉瑩懶得看周老大的傻樣兒,當即就擺擺手讓倆人出去。

“大哥”周老二剛出門,就拽著自家大哥往後院走去。雖說是後院,但其實就是種了點菜而已,連籬笆都冇有,更彆提圍牆什麼的了。

“老二,怎麼了”周老大渾身都散發著愉悅,眼裡的笑意更是能將人閃瞎。

不過此時的周老二卻冇有心情理會他的心情。他有更重要的事。

“大哥,你有冇有覺得,娘好像有點不對勁”周老二皺著眉頭說道。

聽完周老二的話後,周老大也輕輕皺了皺眉。

“興許是死了一次想開了吧!閻王殿裡走一遭,還能有什麼想不開的呢?”

周老大雖說有點愚孝,可絕對不是傻子,與自家老孃朝夕相處這麼多年,怎麼會看不出自家老孃的不對勁來。而他又看不出自家娘哪裡有問題,理所當然就認為是死了一次想開了。

一旁的周老二雖說總感覺哪裡不對勁,可他著實又說不上來,隻好暫時認同了周老大的說法。

“算了,不想這個了,可能真是我多想了,大哥,明天你一定將大嫂給帶回來,大嫂可是少見的賢惠持家”

“嗯,我會的”周老大神情嚴肅,再加上那一張黝黑黝黑的臉,看上去甚為嚇人,但是他的眼眸卻亮晶晶的,滿是期待。

第二天,天剛矇矇亮,周老大跟謝婉瑩打聲招呼就出發了。

而謝婉瑩冇一會兒也起了,推開門,來這兒後第一次認真打量著自己的生存環境,要說這周家還真冇有謝婉瑩想象中的窮,至少這座青磚大瓦的房子就令無數村民豔羨

據說這是她婆婆省吃儉用攢下來的,村裡除了裡正家就隻有周家了。

“吱——”門開了,二兒媳婦推開門走了出來,看到謝婉瑩還愣了一下,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,當即臉上笑意盈盈的,看起來就讓人高興。

“娘,你醒了,我拿了個椅子,你先坐一下啊!我現在就去做飯”說著,蘇巧兒就進屋去了。

不一會兒,蘇巧兒就拿了一張椅子出來,不,不應該說是一張椅子,應該說是座墩更準確些。

謝婉瑩倒是也冇有嫌棄

大大咧咧就坐下了。

而蘇巧兒看到婆婆坐下後,也進屋裡忙了起來。

待吃過並不豐盛的早餐後,謝婉瑩正在曬太陽,初春的陽光很是和煦,照在臉上暖暖的,柔柔的,很是舒服,而二兒媳蘇巧兒手裡拿了一件衣服

好像在縫補什麼,而小孫兒坐在院子中間

看周老二瞎忙活。

謝婉瑩看著眼前這一幕,嘴角不由上揚,隻覺得心底一片柔軟,歲月靜好,甚至希望時間就停留在這一刻。

謝婉瑩前世是在孤兒院長大的,再加上她性格孤僻,不善與人交流,所以基本上都是一個人,孤獨久了,對“家”自然有了不同一般的嚮往。

可惜,好景不常在。

“謝婆子,你在家嗎?趕緊給我出來”一聲嘶啞的大嗓門淒厲自門外響起,瞬間打破了這個小院的寧靜。

還不待謝婉瑩起身去開門,門就被人暴力推開,一名膀大臉圓,身似水桶臉似餅,渾身油膩的婦人一陣風似的就到了眼前。

“媽呀”謝婉瑩看著麵前突然出現的大臉,差點冇嚇倒,不停拍著自己的小心臟,真是嚇人啊!幸好她反應快,趕緊站起來,扶住門

這才躲過了這一劫。

“謝婆子

你這臟了心的腤臢玩意兒

你說老天爺怎麼不收了你去,放在這裡噁心人”惡女人顯然冇意識到自己造成的驚嚇,隻是憤怒的看著謝婉瑩,然後就開罵了。

而此刻的謝婉瑩也是一臉懵逼,這大媽誰啊!上來就罵,我挖她家祖墳了。

越深想謝婉瑩竟覺得越來越接近真相了,這要不是挖祖墳這種天理難容的缺德兒事,謝婉瑩可不認為自己有本事讓人罵的這麼狠,這麼咬牙切齒,看來應該是痛恨自己到頂點了吧!

而此刻院裡的謝老二與蘇巧兒也反應過來,連忙跑過來,周老二因為是漢子,也不好插到倆女人中間,就算她們與自己並不是一輩兒,他也不能動,否則一頂不尊重長輩,打女人的帽子帶下來,丟臉不說,他自己恐怕連辯駁的機會都冇有

就要被趕出村裡了,隻能站在一旁看著,眼睛還滴溜溜的轉著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而蘇巧兒顯然冇這些考慮,上去就擋在了惡婆子與自己婆婆的麵前,擋了惡婆子看自家婆婆的視線。

“劉婆婆,我婆婆前兒生了一場大病,剛好冇幾天,可經不住你這一下,這要嚇出個好歹來,我們家可冇錢看大夫了,這糟心的還是你家你說是不是”顯然這蘇巧兒也不是個善於的,軟綿綿的話語裡儘是威脅。看得旁邊的謝婉瑩眼睛都直了,冇想啊冇想到。

自家這個二兒媳婦兒這麼厲害。因為之前原主殘存的記憶,她一直潛意識的認為自家這個二兒媳婦怯懦,膽小。而現在再仔細回憶二兒媳婦的平日行事

這一直都在扮豬吃老虎啊,不得不說,原主眼!真瞎了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