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秋彤小說 > 都市 > 至尊吞天訣 > 第二千二百三十二章 複原鏡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至尊吞天訣 第二千二百三十二章 複原鏡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聶環嗬斥一句,讓聶萬樅不要在這裡胡鬨。

兩人同出一脈,無數年繁衍,血脈間的聯絡早已稀薄無比,僅僅都姓聶而已,不然聶陰也不會搶奪族長之位。

“如果我拒絕呢?”

柳無邪笑吟吟的看向聶萬樅,跟他爺爺聶陰,還真是一個德行。

為了目的,可以不擇一切手段。

“這件事情,恐怕由不得你們說了算。”

聶萬樅嘴角浮現一抹殘酷之色。

柳無邪破壞爺爺的好事,導致爺爺近百年的計劃全部泡湯,不殺柳無邪,誓不罷休。

眼看就能當選族長之位,柳無邪的出現,扭轉了目前的局勢。

玉瓊樓頓時安靜下來,那些食客全部閉上了嘴巴,他們聞到了空氣中濃烈的火藥味。

“那我到想要知道,你如何讓我答應跟你一起盲猜。”

柳無邪臉上依舊堆瞞著笑容,麵對任何事情,都能雲淡風輕。

周圍那些食客也很好奇,隻要柳無邪不答應,聶萬樅還敢出手不成。

“把人帶上來!”

聶萬樅既然打算在玉瓊樓除掉柳無邪,自然想到了一切可能。

話音一落,樓梯傳來咚咚聲,一名女子出現在眾人視線當中。

看到這名女子的那一刻,聶環蹭的一聲站起來,剛要衝出包間,一柄弓弩對準了走上來的那名女子。

“聶環,你再敢往前一步,行不行我把她射成篩子。”

聶萬樅聲音冰冷之極,硬生生讓聶環收住了腳步。

在女子身後,還有兩名天工族,他們手持兵器,抵住了女子的後背。

“齊秀,你怎麼在這裡。”

聶環睚眥欲裂,嘴唇都咬出血了。

從裝束上來看,叫齊秀的女子,家境一般,長相倒是可以,稱得上美女。

“剛纔有人通知我,說你在玉瓊樓遇到了危險,讓我趕緊過來,我就過來了。”

齊秀臉上同樣是茫然之色。

不久前,鄰居告訴她,聶環遭遇了生死危機,讓她趕緊過去。

誰會想到,這是一個陷阱,這一切都是聶萬樅提前設計好的局。

“聶萬樅,你卑鄙無恥!”

聶環憤怒,無比的憤怒,手中弓弩指向聶萬樅。

“隻要他同意跟我盲猜,我可以放了她。”

聶萬樅無動於衷,嘴角浮現一抹嘲弄之色。

跟他比計謀,聶環還差的太遠了。

“這個聶萬樅還真是無恥到了極點,竟然把聶環喜歡的女子抓過來了,逼著柳無邪就範。”

不少食客看不下去了,聶萬樅的做法,實在是讓人不齒。

真有恩怨,可以真刀真槍的乾,用如此下三濫的手段,不配為人。

“齊秀不過普通人家女子,也不知道聶環看上她哪一點,這幾年多少分支族長想要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,全部遭到他的拒絕。”

周圍食客議論紛紛,柳無邪基本清楚了事情的大概。

聶萬樅應該料到了自己不會答應,從而想到這個計劃。

齊秀隻是普通人家女子,聶萬樅纔敢肆無忌憚。

如果齊秀是分支族長的兒女或者孫女,給聶萬樅十個膽子他也不敢。

不論是人族,還是天工族,豪門之間的爭鬥,都不是普通人能參與進來的。

“我同意跟你盲猜,不過要把人先放了。”

柳無邪站起來,答應跟聶萬樅一起盲猜。

聽到柳無邪答應,聶萬樅笑了,發出肆無忌憚的大笑。

聶環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,一邊是自己兄弟,一邊是他心愛的女人。

不論誰受到傷害,他都無法接受。

“柳兄弟,我……”

聶環眼眸中,流露出一絲感激之色。

這件事情因他而起,如果柳無邪不來天工族,就冇有這麼多事情了。

柳無邪拍了拍聶環的肩膀:“兄弟之間,不要說那麼多的客套話。”

聶環比柳無邪大幾歲,但是很多時候,柳無邪反倒像是長輩一樣。

說完柳無邪從包間裡麵走出來,一步步走向拍賣台。

聶萬樅還算講信譽,揮了揮手,站在齊秀身後的兩名天工族迅速退走。

聶環一個縱射,出現在齊秀身邊,一把將她摟在懷裡。

齊秀很害怕,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,又怕哭出來讓聶環擔心,隻能強忍著。

“放心吧,有我在不會有事的。”

聶環輕輕拍了拍齊秀的後背,將她帶到包間之中。

柳無邪站在聶萬樅三步之外,無儘的火光在空中碰撞。

“你想怎麼盲猜?”

柳無邪知道,聶萬樅逼著自己出戰,絕對不是盲猜那麼簡單,肯定還有下一步計劃。

四周突然靜下來,那些食客紛紛閉上嘴巴,他們也好奇,聶萬樅準備了這麼多,僅僅是逼著柳無邪跟他一起盲猜嗎?

“這裡一共五個罩子,我們從第一個開始猜,接近者為勝方,失敗的一方則要砍掉自己的一隻手,前麵四個罩子對應四肢,最後一個罩子,輸的一方要砍掉腦袋。”

聶萬樅將規矩說了一遍。

誰的準確率更接近答案,則是勝者。

而失敗的一方,則要砍掉自己一隻手。

前麵四個罩子,對應四肢,最後一個罩子,則是對應腦袋。

不論是聶萬樅,還是柳無邪,砍掉腦袋,基本冇有活下去的可能。

“嘶嘶嘶……”

聽到聶萬樅的要求,整個玉瓊樓,傳來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。

猜命,這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事情。

“開始吧!”

都以為柳無邪會猶豫,誰會想到柳無邪答應的如此痛快。

前世聶陰的父親聶傲,就險些殺了自己,這筆仇柳無邪至今還記憶猶新。

聶萬樅一愣,他以為柳無邪會流露出害怕神色,等來的卻是柳無邪那冰冷的目光。

盧管事站在一旁,並未出言阻止。

不論是聶環,還是聶萬樅,都不是他能得罪的。

“為了公平起見,兩位將猜測的結果寫在紙張上,一會由我一同公佈。”

盧管事站出來,對著柳無邪跟聶萬樅說道。

兩人冇有意見,一起公佈,顯得更有衝擊力。

柳無邪並冇有走向第一個罩子,目光看了一眼,就走到案子邊緣,將自己的答案寫上去。

“這就完事了?”

台下那些食客一臉懵逼,盲猜最重要的就是過程,通過望聞問切,探知罩子下麵到底藏著什麼物品。

如果是活物,通過問話,能分辨一二。

“這小子不會不懂盲猜吧。”

各種聲音鋪天蓋地,連聶環還有白靈臉上,都流露出濃濃的擔憂之色。

第一個罩子雖然不是猜命,但是輸了,可是要砍掉一肢啊!

聶萬樅發出一聲冷笑,從懷中取出一枚奇怪的銅鏡。

拿出銅鏡的那一刻,四周再次傳來一陣驚呼。

“複原鏡!”

無數驚呼聲,此起彼伏,連站在台上的盧管事,都蹙了蹙眉。

聶環蹭的一聲站起來,意識到他們上當了。

“難怪聶萬樅敢跟柳無邪猜命,原來他找到了複原鏡。”

各大包間傳來議論聲,複原鏡乃天工族一門法寶,可以複原一切東西。

如果是殘缺的法寶,通過複原鏡照射,可以從鏡子裡麵,看到完整法寶的模樣,端是神奇。

“這不是真的複原鏡,隻是仿製品而已,威力不足真正複原鏡十分之一。”

在聶環左邊包間,傳來一道嗤之以鼻的聲音。

哪怕是仿製品的複原鏡,也足以贏下今天的盲猜。

麵對四周的譏笑,聶萬樅無動於衷,一步步走向第一個罩子。

將複原鏡對準罩子,釋放出一團淡淡的光澤。

奇怪的一幕出現了,鏡子上麵,出現一個模糊的影子。

這個影子,應該就是罩子下麵的東西。

從形態上來看,像是一枚奇怪的果實。

形態確定了,具體是什麼果實,複原鏡無法給出答案,除非是真正的複原鏡,可以看透虛妄,複原一切。

對於盲猜來說,能猜中形態,已經擁有七成的勝算了。

盲猜無需百分之百猜中,隻要誰的答案更接近就是勝者。

聶萬樅換了一個方向,繼續照射,跟剛纔看到的影子差不多。

經過他多番照射,最終得出,這裡麵是一枚果子。

這種大小的果子,天工族不下數百種,想要精確到哪一種,確實不容易。

足足過去盞茶時間,聶萬樅這才站起來,走到另外一側,將自己的答案寫上去。

寫完之後,聶萬樅挑釁的看了一眼柳無邪。

盧管事先走到聶萬樅的麵前,想要看看他的答案是什麼。

五個罩子裡麵到底是什麼東西,連盧管事都不清楚。

至於柳無邪,早已被眾人放棄,僅僅看一眼,就寫上答案,未免太敷衍了。

打開聶萬樅的答案,盧管事將正麵對著大家,讓大家先看一眼。

“山嶺果!”

上麵寫著三個字,這就是聶萬樅的答案。

“聶萬樅擁有複原鏡,那個小子想要取勝,無疑是難於登天。”

不少天工族,目光情不自禁看向柳無邪。

盧管事宣佈聶萬樅的答案後,一步步走向柳無邪這邊。

聶環的心揪起來,如果柳無邪輸了,意味著要自斷一臂,自己如何跟爺爺解釋。

拿起柳無邪麵前的答案,盧管事看了一眼,眉頭不禁微蹙。

聶萬樅憑藉複原鏡,照射第一個罩子的時候,呈現出來是果實的形態,剛纔大家看的一清二楚。

為何柳無邪寫的答案,並非果實。

想到柳無邪剛纔隻是匆匆看了一眼罩子,盧管事也就釋然了。

將柳無邪的答案正麵對著大家,當看到上麵幾個字的時候,所有天工族你看著我,我看著你,大家一臉茫然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